跃过数字时代分水岭

经济观察报 陈白/文 hello,world——你好,世界(www.jb56.cn)。

1972年,C语言之父丹尼斯·里奇把这行再简单不过的入门级代码写入C语言教程。1995年,未来学家尼葛洛庞帝在他的成名作《数字化生存》中预言,比特将会取代原子成为未来世界的基本组成。此后一年,中国学者胡泳把这本书翻译到中国。从那开始,中国的互联网浪潮惊涛拍岸,奔涌至今。

那时候大多数人还不敢确定,这个世界的数字化进程是否已经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开启。但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冲击之后,大多数人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2020年会是一个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交接权力的关键时间点——数字化生存已然是我们必须与之共处的现实。

未来已来。我们准备好了么?

疫情迫使我们在退居家中之时进一步走进线上。在最初的忙乱之后,我们必须感谢数字化,若非线上重新让我们实现了连接,在应对这场全球性危机时,我们将可能面对更多的困难。从疫情的监测分析、社区管理到病毒检测诊断,从疫苗新药研发到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购物、办公和教学等场景不因隔离而阻断……正是科技赋予的力量,为中国更早地恢复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为中国经济走向复苏、由负转正提供了巨大的支撑。

疫情的洗礼让那些怀疑论者也承认,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体验过的新生活方式正在彻底重塑我们的生存状态,从农业、工业到服务业,从城市到乡村,疫情以我们未曾预料的方式加速了趋势的演进。我们正在亲历和见证这样的一幕:每个人的生活方式、生存方式和交互方式被数字化彻底重塑,每一种商业形态、所有的商业组织都因为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加入而展示着新的可能。

我们无法确切地预知,数字化最终将怎样塑造整个经济社会生态和人类自身。正因如此,在技术进步掀动的浪潮涌来时,人类始终需要存有一份敬畏。应该看到,科技进步的阳光之下也有阴影。

被巨浪推拽着直面互联网冲击的菜场贩夫,宣告了互联网平台的触角正式抵达我们生活的最后一个角落。我们满腔热忱地冲进数字时代,以为这个世界将张开怀抱欢迎所有人,但这可能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北大教授胡泳说,“这样想会忽略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就是许多人根本就上不了车,而是被彻底地甩在这辆战车之外。”

这样的故事一直在发生,却常常被轻易地忽视。每一次技术进步,都会伴随着或大或小的矛盾和利益冲突。便捷和隐私、权利与权力、竞争与垄断,这些在原子世界中已然存在的博弈,在比特世界被进一步放大。

在数字经济时代,因为跟不上技术进步的步伐被淘汰,或许是很多个体必须面对的现实,但是一个有良知的社会不应任由他们成为“数字弃民”。科技以人为本,这意味着需要以更积极的方式,帮助他们重获回归社会的基本能力。这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对那些互联网经济中的领跑者而言,数字化进度条的推进不等于他们将天然地拥有更多。他们从最初的探路者变成了无处不在的庞然大物,共同塑造着新的经济和社会生态。但很显然,一旦监管者意识到,一个充满活力和生机的系统需要包容和多样,塑造一个能力与责任匹配、鼓励新陈代谢的生态体系就成为必然。狂飙突进的拓荒时代就此宣告结束——当监管者重新审视规则和秩序,不管是否情愿,那些商业巨头们也会毫无例外地被重新塑造。

即使是这样,我们仍然坚信,科技可以为人类做得更多,创新的力量最终会让社会的大多数参与者获利。只要我们坦白地承认那堵数字围墙的存在,认识到可能会有很多人会因数字化生存而变得更为窘迫,我们就一定会有办法帮助那些人。毋庸置疑,最终帮我们拆掉数字围墙的,一定是新的技术本身。

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眼前的现实吧——就在这一刻,一头奶牛在农业操作云端又生成了一组饲养数据,有人拎着购物袋扫码了物美超市门口的多点APP宣传单,“鞋王”百丽的女鞋在薇娅的直播间被抢购一空,快递小哥拿起设备扫描了新一单包裹,行政秘书在腾讯会议中预约好了一场会议,在路口等待的旅人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比对着面前的车牌号……这是我们熟悉的日常,我们依赖于数字化提供的所有,我们憧憬着它将可能带来的一切。

在这期特刊中,我们呈现了这样一群商业人物的2020和他们想象的未来:他们是公司的决策者,数字化部门的操盘手,行业数字化的幕后推手;他们是制造业的掌舵者,数字时代的布道者,又或是风口上的弄潮儿。不管身份如何或者身处哪个行业,他们都是坚定的行动者,也是数字新世界的创造者。

1995年的尼葛洛庞帝说,预测未来最好的办法是把它创造出来。现在,置身数字时代的分水岭,我们别无选择,唯有奋身一跃,拥抱这个全新的时代!

公司名称:沈阳兴隆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电动叉车 电动堆高车,手动叉车 升降平台,油桶夹具,塑料托盘 塑料箱 塑料筐,塑料垃圾桶